伊芙琳重做后新背景故事:盛开的雏菊

      伊芙琳在10月11日完成重做,已经在外服的7.20版本中上线了,召唤师峡谷将迎来一位全新的恶魔。伊芙琳的重做除了技能和模型,也包括背景设定,而今天官方也放出了一篇短篇小说《盛开的雏菊》,介绍了恶魔伊芙琳是怎样寻找目标,来获得痛苦快感。

      伊芙琳身姿曼妙地穿梭在人潮拥挤的街道,身影与夜色完美地交融在一起。她的眼里闪烁着一丝阴沉,但是只有感觉最敏锐的人才察觉得出来。醉汉、水手在一旁的大街上和妓女嬉笑调情,沉浸在喜悦的他们丝毫没有发觉自己已被潜伏在黑暗的恶魔盯上。恶魔用一种极为透澈的眼神望着他们,她正在用双眼辨别谁才是值得下手的目标。

      伊芙琳的目光随即落在一名躺在水沟的男子身上,他的手里握着一瓶甜酒。一般来说,恶魔并不会对像他这样的人类下手,但是她已经饿了好几天。她发现自己已经饥渴到不得不考虑眼前这名男子,她真希望这个想法只有维持那么一瞬间。过程肯定很轻松,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他引诱到远离灯火的小巷之中。

    伊芙琳重做后新背景故事:盛开的雏菊

      然而,在她目睹一只蟑螂爬过这名醉汉的脸时,这个想法消失了。他太虚弱了,虚弱到可能毫无反应。伊芙琳知道即使他醒来,他的意识依旧相当模糊,根本无法让她感受到猎物慢慢陷入恐惧的喜悦,而她现在迫切需要这种快感。在他开始尖叫之前,她可能就已经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臂。

     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。在无数次觅食的过程中,伊芙琳已经聊解到她喜好的口味:她偏好──不,是一定要让猎物真切感受到每一下穿刺,每一次啃咬,被她的利爪撕裂下来的每一片血肉。像这种不省人事的人类根本毫无乐趣,也无法满足她的饥饿,不值得浪费她的时间。

      她抛下那名醉汉,继续沿着布满泥泞的街道前进。途中经过一间湿冷,透着烛光的小酒馆时,一名丰腴,打着饱嗝的女子用力甩上门,手里抓着一只吃了一半的火鸡腿,摇摇晃晃地步入夜色。伊芙琳思考了半晌,她不认为这名女子会主动投入她的怀抱,并落入无尽的痛苦深渊之中。

      恶魔看着女子狼吞虎咽地吃完剩下的肉,看上去丝毫不曾细细品尝个中滋味。她的内心藏着某种深沉负面的情感,这种情感会破坏伊芙琳渴望的体验。

      带给猎物痛苦的人不能是别人,必须是伊芙琳自己。

      恶魔继续前行,悄悄滑过隐匿在城市各处的阴影。沿途她看到了其他醉汉,或是跪在地上乞讨的街友,甚至穿越了一对正在争吵的情侣。伊芙琳认为他们一点吸引力也没有,狩猎他们就像是拔起枯萎的花朵。她想要的是盛开、被沃土滋润过的雏菊,连根拔起时才能带给她无与伦比的满足感。

      一个糟透的想法浮现而过。也许,选这种落后地区作为狩猎场根本是个错误。就算再怎么猎捕,那些猎物能够带给她的激情终究不是她期盼的那种,任何时候都有可能一扫而空,徒留一片空虚──彻底清空她内心的情感。

      就在此时,她看见了他……

      一名衣着简洁高雅的绅士从一间高档的酒吧走出,脸上挂着一抹开朗的笑容。他一边哼着轻快的曲调,一边朝着街道的某一个方向走去。伊芙琳注意到他的手臂夹着一束花。

      伊芙琳身后的两条背刺因为兴奋而颤抖着。即使与他相隔一段距离,她还是可以感觉到男子相当满意自己的外型。伊芙琳快速跟上,并尾随在男子的身后。她非常谨地移动,确保自己不会跟丢,或是被他发现她的存在。

      男子走了将近半小时,最后前方终于出现一座大小适中,用一颗颗切割完美的石砖堆砌而成的庄园。他走到道路的尽头,接着踏入橡木制成的家门。屋内亮起一盏盏温暖昏黄的烛光,伊芙琳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光景。一名神情严肃,身穿高领晚宴服的女子进入客厅,并给男子一个表示欢迎回家的拥抱。她看到男子带回的花束,假装自己好像收到了一份惊喜,勤快地把花放在一个干淨的花瓶,旁边摆着一束枯萎的花束。

      恶魔的好奇心渐渐被激起。

      过一会儿,两名几乎全身赤裸的小孩跑进客厅,用纤细的手臂抱住男子的大腿。他们露出洁白的乳牙,开心地笑着。这副景象就像是一般幸福家庭的缩影,但伊芙琳知道如果她稍微深入探究,她会找到什么。

      她耐心地等待,看着蜡烛一盏盏熄灭,直到只剩客厅的光还亮着。男子独自一人,坐在书桌前抽着烟管。伊芙琳缓缓爬出阴影,本来深沉、由一缕缕黑影组成的四肢变成具有温度的肉体。她身后的背刺消失,渐渐幻化成人类女性的形体。没有人使得把视线从她曼妙的身材曲线移开。

      她不疾不徐地穿越草坪,行走时臀部诱人地轻微摆动。最后,她来到了窗前,离玻璃只有一只手臂的距离。男子微微撇了一眼窗外,看到伊芙琳的那一瞬间口中的烟管差点落地。伊芙琳举起一根手指到嘴前,示意男子不要惊动到他的家人,接着勾起手指,暗示男子走出家门,来到她的身边。

      男子缓缓走到前门,谨慎地打开门。他对这名站在窗外,怪异又美丽至极的女子相当好奇。他踏入草皮,步步靠向她,内心虽然不安,却又满怀期待。

      “你…是谁?”他怯懦地问。

      “你希望我是谁,我就是谁。”恶魔温柔地说着。

      伊芙琳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男子,她仔细检视了男子的灵魂,发现他正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目标-即使是世上最快乐的人,内心也会藏有些许的不满。

      “找到了。”她心想。那些他想要却无法拥有的东西。

      “我的家庭…”男子说了一半,没能完整说出内心的想法。

      恶魔靠向他。

      “嘘……没关系的,”她在男子的耳边呢喃低语。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,还有因为这个想法产生的罪恶感。这没什么。”

      语毕,她向后退,看到男子用一种迷恋的眼神望着她。

      “我可以…拥有你吗?”他问道,同时为自己的不自量力感到羞愧。但是这种感觉只出现一瞬间,接着马上就被一种异样的欲望占据——他想要在这里立刻拥有她的全部。

      “当然可以,宝贝。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。”恶魔柔声说道。

      他的指尖落在她透红的脸,接着用掌心轻抚她的脸颊。她紧紧握住他的手,口中发出撩人清脆的笑声。这个惹人爱怜、温驯又开心的男人今晚是她的了。他能给予的痛苦简直取之不尽,但伊芙琳全部都会收下。

      屋内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。

      “老公,你还好吗?”男子的妻子问道。

      “宝贝,我很好,这辈子从没那么好过。”恶魔替已经呆住的男子回答。

      这笔交将因妻子的出现变得更加甜美,伊芙琳光是想像之后的情境便兴奋不已。今晚,一株球茎将完全绽放,一朵盛开的雏菊将被连根拔起。

    喜欢 (0)分享 (0)

   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